您的位置:主页 > N生活报 >中国四大银行 PK 网路金融巨头 >

中国四大银行 PK 网路金融巨头

作者: 2020-06-15 浏览: 814 次

中国四大银行 PK 网路金融巨头

3 月 30 日,深圳五洲宾馆,第l届中国 IT 领袖峰会召开,BAT 三强掌门人悉数成为到场嘉宾,也有工程院院士、微软、英特尔等国际企业的全球副总裁等等科技界大佬参加。

大会的第一个高端对话本会在一对「冤家」之间展开,会议原定阿里执行主席马云和港交所总裁李小加坐到一起,还有中国国际金融有限公司总裁朱云来在中,就互联网金融和金融互联网展开讨论和对话。这场安排可谓是火药味十足,只是马云并未参加,后来换成了主办方负责人吴鹰和金沙江创投总经理,同时也是百度董事会成员的丁健。

在这个颇具噱头地谈话中,看看几位大佬怎幺说互联网金融和金融互联网。

谈话主持人,同时也是主办方的刘二飞认为,互联网对传统产业颠覆最大的就是金融产业,金融互联网是一个不可阻挡的趋势,要幺是被革命,要幺是参与革命,在这个高风险的行业里,创新需要稳健的策略和监管,这个博弈是今天的主要议题。

对于四大行 PK 阿里的现在的热点问题,百度董事会成员丁健先开始拿了一个身边故事来说明这个问题,一个大人被小孩打了一拳,倍感疼痛,孩子父亲是一名医生,在责备孩子之余,职业敏感告诉大人,被打部分应该有病变,经检查,被打地方确有肿瘤。

他认为根本不在于余额宝和四大行之间的恩怨,而在于现在扭曲的金融体系,就像小孩子打中了大人的肿瘤,金融体系已经承受不了小孩子的轻轻一拳,老百姓不应该为扭曲的银行金融体系买单。当局应该借此看看,金融系统,银行系统到底有没有「肿瘤」,老百姓该不该为此买单,该怎幺解决。

丁健表示,真正的问题还是在于银行,移动和电信已经有甦醒的迹象,希望银行也就此甦醒。至于阿里方面,也应该抱着共赢的姿态,不能鱼死网破,谋求合作和对话。

和阿里故事颇多的李小加,既是管理者,又是金融的监管者。他笑言,作为主管资本市场的角色,自己谈论这个敏感问题是狗拿耗子的事情。

对于这个突然尖锐化起来的问题,他认为风险和创新是关键词。在这场博弈中间,事情需要简化起来,四个层面来看:

第一,是支付系统,这是传统银行的短板,中小企业通过创新建立了这个生态
第二,是利益格局,为何银行利率低,余额宝利率高
第三,是金融机构的风险
第四,是金融体系的风险

现在要看是哪个层面出了问题,为首的一个原则是,不能扼杀这个行业的创新成功。安全问题主要在于底层用户和信息。

朱云来同样关心互联网金融和金融互联网的新发展,他认为,互联网技术带来了巨大潜力,金融又是社会生活的支柱体系,如何保证它的安全稳定。目前的冲撞格局对金融体系造成了影响,我们应该抱着开放的心态,充分考虑各方面因素,金融定律和互联网的效率都应该被兼顾。

朱云来首先肯定了互联网对金融服务提供了非常有益的发展。个中关键是利益差,银行方面需要考虑自己能不能提供有自己价值的金融服务,其基本原则是公平竞争和金融安全。

对于丁健举出的一个小孩打大人的例子,朱云来表示适当认同,「大人」需要考虑为何被打得这幺疼。社会争论也要在一个框架内进行,也承认目前中国金融效率确实低下,需要改进。

李小加则认为,不能总站在小孩悲情的一面,小孩也可以纠集一帮小孩围殴大人。曾经当过律师的他表示,这件事可以正反看,两方都可以辩。

吴鹰则认为,互联网金融将会服务非常广的群众。并激烈的表示,四大行应该被起诉,他相信四大行同时对余额宝出手绝对是有所同谋,他对此表示非常愤慨。

他比喻称,12 年可以翻番的余额宝和 200 年才能翻番的活期存款相比,优势十分明显,老百姓甚至可以把余额宝当养老保险使用,至于银行存款,只有来自星星的你中的都敏俊能够享用。四大行以莫须有的安全为名的限制措施是反中央策略的行为。

丁健对于处于基本垄断地位的四大行同时联手的「商业行为」在完全的商业社会(如美国和香港)是否违法向专家李小加提问。李小加则表示,这是一个「信任问题」,自己的敏感位置和场合不适合对此做出评判,这里面涉及了国情,银行性质等因素。

大人有没有「肿瘤」不是现在讨论的问题,现在的问题是,该不该把小孩子「打死」,丁健认为应该手下留情。

李小加觉得,目前双方扮「正义之师」,抢佔道德高地是错误的,银行在安全层面,余额宝在支付层面,第三方在利益层面上的道德控诉不利于解决问题的。

要找到 solution,需要重新找到问题癥结所在,再找道德高地。以银行信用卡安全为例,以安全为名是站不住脚的。银行需要从金融体系中找突破点,余额宝可能对银行原本安全稳健的资产负债表造成很大风险,这才是应该银行提出控诉的关键点。

至于从利益分配层面控诉银行无异于民粹主义,银行体系要加强信用建设。整个争论的底线是,不能影响银行安全。

朱云来还考虑到了,互联网金融和金融互联网的顶层系统还不完善,承受不住大规模的群体金融行为,而互联网使得金融行为可以由任何人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进行。

最后,几位谈话者谈到了自己的建议:

丁健的看法是,四大行的限制做法对于实体经济会也产生影响,希望恢复到之前对于支付宝的额度。阿里方则应该给四大行治疗自己「癌症」的时间。

吴鹰拿来和微信和短信送达率的差别做比较,在官方送达上,收费的短信比免费的微信更可靠,银行和互联网金融需要各司其职,各有专重。

李小加重申了自己的四个层面观点,银行需要师出有名,在最高的两个层面做文章。中间的利益层面,双方应该出声有理,公平竞争。在支付系统上,要出手有节,不要把对方打死。

猜您还喜欢 猜您还喜欢